http://www.juhua453444.cn

29隻基金買入同一隻停牌股山西汾酒 5基金經理被調整

1月23日,東方基金公司連續發布了29份關于調整旗下部分基金持有的停牌股票估值方法的提示性公告,原因是公司旗下29隻基金均買入了山西汾酒股份。

但記者還發現,1月24日,東方基金又發布11份基金經理調整公告,對旗下基金經理進行了調換,涉及6位基金經理和11隻基金産品,這其中是否存在某種關聯?

29隻基金買入同一隻停牌股山西汾酒 5基金經理被調整

29隻基金買入同一隻停牌股票

因汾酒集團公司正在籌劃重大事項,山西汾酒于2018年1月22日起停牌。而《國際金融報》記者梳理發現,東方基金旗下多達29隻基金買入此公司股份,多位基金經理不約而同地買入了山西汾酒這隻停牌股票。

29隻基金買入同一隻停牌股山西汾酒 5基金經理被調整

而1月23日,東方基金在其官網上隻發布了一條《關于調整旗下部分基金持有的停牌股票估值方法的提示性公告》,其中,并未具體說明有多少隻基金買入了山西汾酒這隻股票。

29隻基金買入同一隻停牌股山西汾酒 5基金經理被調整

東方基金旗下29隻基金到底何時買入?配比多高?押中了還是踩雷了?

根據天天基金網資料顯示,東方基金旗下29隻基金中,僅東方周期優選靈活配置混合這一隻基金産品在2017年三季度和四季度将山西汾酒列為前十大持倉股之一。這隻産品由薛子徵擔任基金經理。而其餘28隻基金的2017年度前十大持倉股明細中均未出現山西汾酒的身影。

到底是2017年某個季度就持有少量,還是在2018年山西汾酒停牌之前突擊買入?記者目前無從得知。

山西汾酒1月29日發布2017年業績預告,預計公司2017年全年淨利潤為8.47億元-9.68億元,上年同期為6.05億元,同比增長40%-60%。這還不止,在1月19日晚間,山西汾酒公司曾公告稱,控股股東汾酒集團正在籌劃重大事項,或涉及上市公司股份變動。目前市場已有消息稱,華潤集團将出手,受讓山西汾酒約10%的股權。

批量調整基金經理是否有關聯?

根據東方基金公司1月24日公告顯示,該公司對旗下基金經理進行了大規模調換,涉及6位基金經理和11隻基金産品。那麼,這些基金經理的崗位調整與上述山西汾酒投資有關聯嗎?

根據公開信息,買入山西汾酒股份的29隻基金的基金經理與1月24日公告中調任的基金經理重合。

針對以上公告内容是否存在某種關聯性,《國際金融報》記者對此向東方基金相關負責人進行采訪,其回應稱:“關于山西汾酒的提示性公告屬于正常業務提示,與公司基金經理的崗位調整無關。”該公司補充稱,“本次基金經理調整屬于年初的正常崗位調整,是經過公司管理層深思熟慮後的結果。此次調整,全面考慮到了基金經理的從業年限、管理經驗、産品業績表現、管理産品數量等内容,做到老将能者多勞,新人努力提升,績優基金經理獨當一面。”

“一拖多”現象依然存在

為什麼29隻基金會同時配置山西汾酒這隻停牌股?記者進一步梳理發現,這與東方基金公司基金經理“一拖多”現象有關。

公開信息顯示,東方新策略混合、東方利群混合兩隻産品均增聘劉志剛為基金經理,與此前的姚航、朱曉棟和黃諾楠、朱曉棟共同管理。東方新策略和東方利群在2017年的業績雖然也取得了正收益,但在同類型基金的排名中是比較靠後的,也許這兩隻産品的人員調整是出于業績考慮,也不排除之後由“三管一”重新回到雙基金經理模式,由劉志剛替換下負擔較重的姚航和朱曉東。

離任的5位基金經理中,姚航有着14年證券從業經曆,現任收益部副總經理、投資決策委員會委員,現卸任東方新思路和東方嶽靈活基金經理職務。卸任後其仍同時管理着10隻基金産品。而姚航此前管理的東方新思路靈活配置基金由王然獨自擔任基金經理。而王然擔任基金經理僅兩年又275天,目前卻擔任11隻基金的基金經理。東方嶽靈活配置基金則由原基金經理張玉坤和新增聘的基金經理劉志剛共同管理。

朱曉棟現任權益投資部副總經理、投資決策委員會委員。卸任東方核心動力和東方區域發展的基金經理職務後,其仍然管理着12隻基金産品。這兩隻基金之前均由朱曉棟和薛子徵共同管理。朱曉棟離任後由薛子徵獨自管理。截至2018年1月26日東方區域發展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2017年年度漲幅為-16.14%,同期同類漲幅為10.79%,業績并不理想。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删除,多謝。

http://m.juhua453444.cn|http://wap.juhua453444.cn|http://www.juhua453444.cn||http://juhua453444.cn